手機版
您當前位置:牛摩網 > 摩托史話 > 人物傳奇 > 瀏覽文章

王大威簡介

作者:佚名 時間:2011/8/7

10多年來,大長江一直保持著沉默。沉默之后,卻是驚人一跳。這一跳令整個行業為之一震。引起人們普遍關注的是兩大事件:一、在摩托車行業發展形勢日益復雜的環境里,大長江吞并錢江究竟出于怎樣的目的?二、 2003年,大長江整車產銷量均超過100萬輛,產值達到385億元,總工業產值超過50億元,這不僅使其盤踞行業榜首,并摘取江門地區企業總工業產值的桂冠。

沉默的外表下,大長江似乎正激情暗涌,暗合著“大長江”波濤洶涌的強勁勢頭。

蓄勢

大長江進入人們的視野,并備受關注,主要是去年的兼并事件。行業前兩大巨頭的兼并,對一直處于無序狀態中的行業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此后,關于大長江的種種話題和議論在行業內蔓延。當然,一些更接近真實的評論讓我們對大長江有了最現實的認識。在2003年的一次行業研討會上,重慶某民營摩企巨頭曾對記者說,大長江的崛起是厚積而薄發,這種勢頭不可抑制,而且是必然的。

大長江的低調使其輕巧地遠離輿論的風口浪尖。與此相反的是,大長江卻一直致力于產品研發,把全部精力用在產品質量與技術提升上。而這跟其創始人王大威的產品價值取向密切相關。據了解,年近50的王大威出身自洛陽北方企業集團,從事摩托車技術工作數十年,是個“老摩托“。“為人踏實低調,對產品情有獨衷。”洛陽北企熟悉王大威的人士如是評價。這樣的產品價值觀很自然地形成了大長江一心追求品質的經營理念與務實作風。

1991年,是中國摩托車行業的黃金發端期。在這前后一兩年里,誕生了今天的三大民營巨頭力帆、隆鑫、宗申。而隨后的56年時間里,正是中國摩托車業飛速發展的黃金時期,許多作坊式企業抓住千載難逢的市場機會,獲取令人咋舌的豐厚利潤,迅速積累財富并不斷擴大規模。應該說,巨大的市場機會讓這個起初毫不起眼的行業以最快的速度發展起來了。這個時期有兩個最顯著的特點:一是市場的極度饑餓,產品供不應求,盡產盡銷;二是企業在產品研發上缺乏動力,無所作為,產品質量狀況惡劣。但是,在誘人的利潤誘導下,許多同時期的企業在度過這幾年的衣食無憂的日子后,隨著市場的轉型與環境的變化,而被迫退出競爭激烈的市場。而幾乎是同時起步的大長江卻是穩打穩扎,堅持產品質量至上的理念。在那幾年里,大長江一直披著沉默的外衣,不被人們關注,其市場業績平平無奇。

當然,這也許是一個遺憾,在利潤最豐厚的時期,大長江并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這可以從同行企業對比看出結果。目前,重慶板塊的三大民營巨頭資產已逾40億,而大長江才16億。值得欣慰的是,大長江得到的卻是中國摩托車行業獨一無二的技術實力與產品質量,以及由其支撐起來的中國本土當之無愧的強勢品牌——豪爵。當其在去年產銷分別達到101萬輛、105萬輛時,作為國內中高檔摩托車最有影響力的品牌——豪爵的價值已經得到初步體現。

毫無疑問的是,大長江的技術實力得益于跟鈴木的深層次合作。作為世界500強之一的鈴木有著絕對的技術優勢,其80多年來專注于產品的研發史,使其具有了代表世界摩托車最先進水平的實力。大長江跟鈴木的合作,暗含著大長江以技術謀求品質、以品質占領市場的戰略意圖。尤其令人稱道的是,在與鈴木的合作中,大長江布下了最有價值的兩個棋子:一是對技術的掌握。由大長江和鈴木共同出資的鈴木摩托車研究開發有限公司(suzuki motor r&d china co., ltd.),鈴木株式會社持股60%,大長江集團持股40%。這種形式的股份構成在摩托車行業的合資企業中是絕無僅有的。同時,在研發工作中,由中日雙方具有豐富經驗的摩托車開發資深人員協同作戰,還陸續選派技術人員去日本鈴木公司進修,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國外先進技術,培養高層次的技術專家,增強“造血”功能。二是對品牌的塑造。在其他摩托車合資企業中,都是混合品牌,而大長江卻憑借鈴木的技術優勢,用品質打造自主品牌。這些使大長江有了相對獨立的自主權與主動權。

正如業界人士對大長江的評價一樣:大長江在摩托車利潤最高的時期放棄利潤至上,而專心致志于產品研發,在當時看是錯失良機,而現在看來卻是用心良苦,真可謂十年磨一劍。事實上,用“磨刀不誤砍柴功”來形容大長江再合適不過,大長江雖然放棄了短期的巨利,但是,卻磨礪了兩把更鋒利的刀:品質與品牌。技術領先、質量過硬,使大長江的產品有了可靠的品質保證,在市場上形成了極強的口碑效應,使品牌得到最有效的傳播。品質對品牌的動態作用,使品牌形象得到極大提升,而這也直接支撐起其中高檔產品的印象和價位,并為其貢獻著持續的長期性利潤。這也凸顯其產品的獨特之處:在產品上體現出強烈的精品意識。據了解,其產品種類并不多,但單品銷量都居于前列;而且,其質量與外觀設計也被認為是最好的,占據著摩托車利潤最高的高端市場。自然而然的是,其贏利能力最強,據該大長江對外公布的數據,僅去年就創造了2億元利潤,而業內人士估計遠不止這個數字。再次繃緊業界人士神經的是,今年開局以來,大長江再執牛耳,一路領先。

盡管大長江有關人士認為原因有多個,如作為民營企業沒有歷史包袱,在管理上講究科學實效,以及其在建廠初期曾經享受過合資企業的稅收待遇等,但是,這些不過是錦上添花,關鍵在于錦緞首先是優質的。

大長江地位也日益凸顯:去年,摩托車主業以及相關工業的總產值在50億元,整替稅利總和約11.2億元左右,其產量已經占到全國摩托車產量的110,而市場占有率則達到18。在摩托車行業利潤豐厚時潛心研發,而利潤日薄時發力市場,大長江似乎總是不合拍。但,這不合拍的內由,恐怕正是大長江逆流而上、獨領風騷的核心動力。

謀局

2003年年末至2004年年初,中國摩托車行業動作頻繁:大長江兼并錢江江潮未息,又傳出勁隆聯合臺灣光陽,緊接著就是建設收購南方雅馬哈的中方股份,宗申牽手意大利比亞僑。近幾年來,業界人士一再驚呼,整合期即將到來,行業面臨重新洗牌。這些動作是否意味著一個新的時期的到來呢?顯然,一向沉穩的大長江師出有因,目的明確。

收購錢江摩托,應該是王大威的得意之作。據有關資料顯示,王大威起初對能否“吞并錢江”懷有疑慮,但是,由于溫嶺市正在加大國有企業“國退民進”的改革力度,而錢江是該市最大的一個改制中的國有企業,再加上摩托車行業利潤逐漸下降,促使其國有資產主動退出。對于正處于上升勢頭的大長江來說,這無疑是天上掉下的餡餅。

雖然大長江對整個收購保持緘默,但是,此前王大威“三分天下”的目標,使其在摩托車版圖上的雄心昭然若揭。據知情人透露,大長江和錢江雖然達成了口頭協定,由于涉及到政策方面的原因,具體操作仍然不是很明朗,因此,這可能是雙方都對該事件三緘其口的原因。大長江將2004年作為其服務年,將著力提高服務質量,并在此基礎上,實現年產量達150萬輛。而收購錢江后,這樣的目標早已不在話下,而且有可能突破230萬輛。那么,5年內達到500萬輛也是墊墊腳再伸伸手的問題。重要的是,大長江長期以來只攻中高端,低端市場一直是其短板,而錢江的加入剛好可以彌補。

實際上,行業洗牌也只是遲早的事情。畢竟,一個行業同時養活近200個企業絕對是不正常的。尤其是最近幾年來,隨著利潤的下降,一些老牌企業陷入困境,甚至主動退出,這說明由市場發牌的時期日益臨近。而市場占有率逐年向行業前10名企業集中,也意味著市場的品牌集中化,同時,弱勢產品無法逆轉的下滑趨勢將使其被淘汰出局。此時的行業洗牌,也就是弱小企業的退出與大企業的戰略強化,即通過非常手段實現企業的規模式跨越,形成具有獨特企業資源優勢與核心競爭力的大型企業集團。大長江經過10多年的積累,已經具備了相當的實力與自信,當然,除了對產品技術,還有對市場以及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的把握與預測。

如果市場完全放開,競爭可能會使行業以更快的速度洗完牌。將近1200萬輛的國內市場蛋糕,其利潤絕對是驚人的,尤其是隨著國家對“三農”問題的關注,和相關政策的制定與實施,將使農村市場的消費能力大大增強。去年,大長江產量是101萬多輛,銷售卻接近105萬輛,而這樣的增長仍在繼續。更值得注意的是,出口退稅對大長江影響甚小,去年除外銷3萬輛以外,其余全是內銷,大長江產品的競爭力可見一斑。其高端路線在此明顯地發揮出作用,堅持質量先行換來了價格高走高開,使其不為價格戰所累,還能抵制原材料價格上漲、運輸成本不斷攀升的影響。而其它摩托車企業在國內的銷售基本上沒有多少利潤,對外銷的依賴性卻不斷增加,這樣,其贏利能力就不穩定。所以,對大長江來說,在國內的顯性競爭優勢,恰好成為抑制對手的利器,并為其實現跨越式拓展奠定了可靠的基礎。

另外,上市更是大長江夢寐以求的事情。但是,由于摩托車企業已經錯過上市的最佳時機,再加上市場對摩托車的淡漠,以及國家有關產業政策和相關部門的規定,以摩托車為主業打包上市的可能性為零。面對如此現實,大長江將錢江攬入懷中,不僅可以實現主業擴張、由大做強的目標,還能獲得一個干凈的殼,剛好契合了其強勁的上升勢頭,絕對的一箭雙雕。

如果真有這樣皆大歡喜的結果,是否能滿足大長江與眾不同的胃口呢?

舞劍

大長江似乎該如愿以償,志得意滿了。然而,隨后的大長江會醉翁舞劍嗎?

最大的懸念是,它究竟會劍指何方?

最關鍵的是,鈴木的參與,或者是暗里的操縱,使其意圖不那么直接明了。在一些資深業界人士的眼里,這樣的并購蘊藏著玄機:真正的醉翁也許就是鈴木,而這次并購可能就是鈴木中國戰略布局的一步暗棋。

在大長江與錢江的購并背后,鈴木的影子頻頻閃動。

首先,大長江與鈴木有較深的合作關系,這從大長江得到的技術支持可以看出:鈴木在中國的零部件加工幾乎被大長江所包攬。目前,在大長江的股份構成里,長春長鈴占有20%左右,王大威絕對控股,而在長春長鈴的核心資產——摩托車資產中,馬來西亞金獅集團占49%(由于政策限制),后來又進行了股權轉讓,而關鍵在于金獅集團的摩托車業務跟鈴木關系甚密。有一個值得留意的細節就是,日本鈴木株式會社社長鈴木修一向極少在中國露面,但在2002924日鈴木與大長江合資的“鈴木摩托車研究開發公司”成立大會上,他卻應邀出席。同時,大長江還驚人地占有該公司40%的股份,而其他中日摩托車研發機構卻是日方一資獨霸。這些無不耐人尋味。

其次,鈴木已經間接相對控股錢江摩托。雖然名義上,鈴木對錢江摩托沒有完全掌控,但實際上,錢江摩托背后的東家已經悄然變更為鈴木。鈴木會同金獅集團、大長江分別持有錢江摩托30.38%22.23%,加起來是52.61%,處于相對控股地位。鈴木不直接出面,是因為政策規定的限制,怕引發要約收購而“觸電”。所以,大長江收購錢江的背后,贏家之一便是深藏不露的鈴木。

這里就不得不讓人對鈴木進行仔細觀察。在中國市場上,鈴木的技術和資本已經占領了9個摩托車上市公司中的3個——st輕騎、長春長鈴和錢江摩托,另外,還有3個汽車上市公司——長安汽車、昌河股份和江淮動力。在近兩年來,憑借鈴木的技術支持,大長江、錢江和金城一直穩居國內摩托車產銷量前十強之列,在2003年其銷量已占到摩企十強總銷量的31%。事實上,輕騎的摩托車主業也挺不錯,被擠出前十強并非鈴木的技術問題。因此,可以說在中國摩托車版圖上,鈴木已經占據1/3多。

“產業巨無霸誕生的同時,也是鈴木技術在中國跑馬圈地大功告成的第一步。因為誰搶先占領了中國低成本的制造業工廠,就搶占了未來的摩托車市場和摩托車向汽車轉產的基礎。”有關人士如此評價。

盡管大長江收購錢江從表象上看,是“國退民進”的重組,而實際上,隨著入世承諾的逐步兌現,以及農村經濟的明顯改善,誘人的中國市場將釋放出難以想象的消費能量。日本“三大家族”也紛紛調整戰略布局,不斷加大對中國市場的戰略瓜分力度與速度。那么,大長江跟鈴木的緊密關系,就為人們留下了很大的想像空間。

鈴木與大長江這樣的緊密關系會走向何處?大長江與鈴木各自的真實意圖分別是什么?這些懸念暫時還無法破解,但是,有一點是值得想像:隨著大長江的行業與市場地位的突出,在今后的時期里,大長江的自主意志與鈴木的中國霸圖之間會不會引發新的博弈?合資之路又會走到哪里?畢竟,在不斷地變化著花樣的市場上,企業也將隨之而起伏變化,包括其中的種種不為人知的關系。

這些,都被掩藏著風平浪靜的表象下。所以,醉翁之意是不是出自本意也就變得難以猜測。

遺憾的是,這樣的結果也許只能是假設的,消息靈通人士透露出最新的消息:由于政策等方面的原因,大長江兼并錢江告吹。

雖然留下了遺憾,但是,這并肯定不能阻止大長江的暢想,它已經開始了它的深呼吸。

大長江能有今天,與其產品優先、質量先行的企業經營理念密切相關。什么樣的理念,造就什么樣的企業。值得嘉許的是,在當前中國汽車工業“以市場換技術”戰略的失意面前,以及與同行企業無法突破“邊緣化技術”瓶頸的困境相比,大長江悄悄地邁出了自己的第一步。我們理應大方地對這樣的企業表示我們的贊許與敬佩。

但是,值得注意的有兩個問題:一是合資企業的風險。目前,大長江雖然跟鈴木保持著幾乎相同的戰略方向,而在今后更長的時期內,這樣的戰略方面是否還能保持高度的一致與和諧,大長江與鈴木還能否有力地持續握手?畢竟,兩者的終極目標,或者中期目標并不能如此巧合。汽車合資企業在產品研發、技術提升以及管理權限等方面矛盾日益凸顯,已經影射出這樣的風險與危機。二是大長江的品牌塑造。此時的大長江更需要引進系統的品牌戰略規劃,借著上升勢頭,進一步豐富自身品牌,提高品牌的公眾形象。雖然其產品質量很過硬,技術也走在國內同行前面,但跟國外品牌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因此,僅以質量來彰顯品牌,還欠力道與火候。如何打造真正的品牌關系著大長江品牌提升的持久性與穿透力。而這作為同樣重要的問題,已經擺在了大長江的面前。 愿豪爵一路走好。。。

 

500万网双色球预测
編輯:admin
分享到:
關鍵字:

  • 最新專題
  • 牛摩評測 原創匯總
  • 2018十大熱門跨騎車推薦
  • 豪爵國四智能電噴踏板
  • 直擊2018重慶摩展
  • 國IV臺州專訪
  • 義騎重機走西藏
  • 時速164 新感覺挑戰國產250中國速度
  • 新大洲本田CBF150R 青藏線上的服務站
  • 豪爵鈴木DL250自由之旅
  • 中國國際摩托車及零售件展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