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當前位置:牛摩網 > 摩托史話 > 人物傳奇 > 瀏覽文章

說一說我所知道的輕騎集團和張家嶺

作者:佚名 時間:2011/8/5

一、和平路34

  和平路34號曾經是我身份證上的地址(集體戶口),輕騎集團總部所在地,這是一個很大的院子,院子的東門延伸到山大南路

  去年夏天,我曾經再次去過和平路34號,院子還是那個院子,已經愈加衰敗了,特別是正對大門的集團大樓,墻體的涂料已經很斑駁了,當年大樓上處理的“輕騎集團”霓虹燈不知什么時候也不見了蹤影,門衛都是年輕的經警,不再是穿著輕騎服的保衛部人員,院子里已經不再是人聲鼎沸,車流不息,雖然是夏天,讓我卻有一種北方冬季那種寒冷蕭瑟的感覺,心里涼颼颼的

  和平路34號大院里面,當年有輕騎集團,輕騎股份(上市公司),輕騎股份二總裝,輕騎壓鑄廠,還有一些小三產公司(比如旅游公司),和平路沿街當年有很多輕騎屬下三產的摩托車門店,是一個小規模的摩托車零售市場,和山大路電子市場互相交叉

  輕騎最早是從經五路省立醫院那邊起家的,也就是輕騎股份發動機廠的老廠址,發動機98年搬遷新址后就被賣掉了

  輕騎集團原計劃整體搬遷到濟南東部的高新區,9798年年左右曾經在濟南高新區工業南路邊上建了一座新的總部大廈,當年算是很雄偉的,大樓完工后準備搬遷,當時樓層都分配好了,可是突然沒錢了(原因眾所周知,見新聞),暫緩搬遷,這一緩就再也沒音信了,后來這座大樓就被抵債了

  順便說一句題外話,工業南路是濟南東部一條比較重要的交通要道,后來改名輕騎路(這證明當年輕騎在濟南還是很牛X的),現在是否還叫輕騎路我不知道了,據說當年工業南路改名輕騎路時,讓很多這條路上的單位不爽,包括小鴨電器,呵呵

熟悉濟南城市布局的人都知道,和平路34號是濟南歷下區的黃金地段之一,也是一個命運多舛的地方,輕騎原計劃把集團,股份,二總裝,壓鑄廠整體搬遷到高新區(發動機廠和輕騎鈴木已經在高新區),把和平路34號交給輕騎房地產公司開發商業和住宅,可以說這是一個完美的商業計劃,但是由于種種原因也沒有實現,直到現在。

  它的產權據我所知一直被抵押在各家銀行獲取貸款,很搞笑的是,2000年、2001年輕騎衰敗的時候,很多銀行想把這塊地拍賣償還輕騎貸款,卻發現根本沒法子拍賣,因為輕騎把產權重復抵押給很多家銀行了

  濟南市歷下區和平路34號,郵編250014,一個輕騎人沒法忘記的地方。

    發一張新聞中張總的圖片,的確很憔悴,唉,讓人覺得非常感嘆,當年濟南乃至山東叱咤風云的人物如此境地,是個人悲劇,也是輕騎悲劇,更是一個過去特定時代的悲劇。從這種照片,我仍能感覺張總的倔強和不服氣,他的頭發還是向后一絲不亂的梳理,只是不再后當年指點江山的驕傲了。

 

 

二、輕騎工作服

  濟南很多人都會熟悉白藍相間的輕騎工作服,上面轉帖的報道中關于當年穿著輕騎工作服,買菜不講價的事情是真實的,當年輕騎在濟南有幾十個工廠和公司,大約2萬多人,所以大街上經常可以看見輕騎工作服,下班時是大街上一條風景線,當年未必全是輕騎的人,可能有的是經銷商和家屬。

  輕騎工作服(上裝)實際上是仿日本鈴木SUZUKI的,輕騎和鈴木關系十分密切,98年之前每年派遣大量各層次人員去日本鈴木工廠研修學習,工作服的設計就是舶來品。

  輕騎的工作服大致分兩種,一種是工人裝,上裝主體是上白下藍,袖子是藍色的,一種是管理人員裝,正好相反,主體是上藍下白,袖子是白色的;工人裝是為了干活方便,袖子是藍色比較耐臟,所以實際上很多管理人員也喜歡申請領工人裝。

  男女裝的區別在于,女裝領子是紅色的,男裝領子是藍色的;有夏裝,春秋裝和冬裝三種,大部分是位于閔子騫路上的原來輕騎服裝廠生產的,說句實話,樣子不好看,但是衣服比較結實,而且規定上班必須穿著,象我們當年那些收入低的年輕人也的確省了很多服裝錢。

  二總裝的車間里還有專人負責洗工作服,我們這些總部的管理人員也喜歡賺這種福利的小便宜,呵呵

  工作服開始時一年發5套好像,夏裝2套,春秋裝2套,冬裝1套,后來企業不行了,就不再發放了,穿工作服的規定也松弛了,現在估計濟南肯定看不見輕騎工作服了,呵呵

  離開輕騎時,我的工作服都送人了。

  

三、我眼中的張家嶺(一)

  因為我只是個小角色,所以和張家嶺真正接觸的機會不多,幾次近距離接觸基本都是找張家嶺簽字。

  張的集團辦公室在集團大樓的2樓東邊靠北的房間,房間不是很大,一張深褐色的大老板臺,幾組沙發,旁邊應該有臥室之類的暗間,據說張有午睡的習慣,找張簽字,首先要找辦公室主任,然后由主任或張的直接秘書帶著直接找張簽字,一般張連看都不看連問不問就簽字了。所以說起訴書所列的事項,我估計即使是張簽字過的,他也未必記得起來,輕騎有上百家公司幾萬人,之間關系錯綜復雜,張家嶺自己也搞不清楚。而且我親眼見過模仿張的簽名幾乎以假亂真,甚至有一次我看見張的辦公室的人對著陽光在窗戶玻璃上描摹張的簽名。

  張很少笑,說話帶著很濃的蘇北腔(他是江蘇連云港贛榆人,后來還專門搞了一個贛榆輕騎),內部開會時經常當眾大聲訓斥中高層,不雅的口頭禪很多,比如稱呼財務部為“你們那幫娘們”,有一段時間,他幾乎每天早上7點在公司食堂給高層開早會,請他們吃早餐。7點半我在食堂買早點的時候,總能聽到張抑揚頓挫或慷慨激昂或咆哮地罵罵咧咧的聲音。我部門的頭那一段時間苦不堪言,每天開完早會拿一袋牛奶和幾個包子躲在自己辦公室吃,開會時誰敢真的吃飯呀。

  張的夫人是一個比較有名的醫生,據輕騎的有些高層說,張的夫人非常低調,對人十分和善。張的女兒據說是在日本留學,后來好像留在那邊了,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十分清楚。

 

四、我所知道的情況:信用證詐騙罪

  用信用證來套用銀行資金,肯定不是輕騎的發明,也肯定不是只有輕騎一家這么干的,至于這么做是不是詐騙,我不是學法律的,不好做出評價

  輕騎是一個特大型國有企業,所有國企的通病和困難其實都存在的,比如高速擴張,兼并是Z F行為,比如好大喜功,比如退休人員眾多,所以對于資金的需求非常大,貸款或者能搞到資金才是目的,至于能不能還上貸款估計很少有國有企業考慮,說無賴是對的,我想詐騙的帽子就實在太大了,如果是詐騙,銀行的責任又在哪兒呢?銀行難道是三歲小孩子?

  輕騎當時一部分資金是來自于股市(濟南輕騎,600698和輕騎B),但是那點錢根本沒辦法填那么多的窟窿,9697年開始,輕騎開始受到來自江蘇和浙江一些民營企業的低成本挑戰,比如吉利,比如錢江,比如50cc踏板摩托車,輕騎出廠成本大約1800元,售價2200-2400元,浙江民營廠售價不到1500元,成本據說不到800元,輕騎銷售也不再風光,加之應收賬款和壞賬巨大,資金流非常緊張。

  輕騎在9596年左右是其鼎盛時期(當時比海爾規模更大),97年已經開始走下坡路,各方面矛盾開始激化,98年發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亞洲金融危機,國家一聲令下收縮銀根,對于輕騎這類借了新債還舊債的國企無異于釜底抽薪,而且雪上加霜受到證監會1億元罰款和庫存車拍賣的雙重打擊,至此輕騎資金鏈徹底斷裂,輕騎的命運注定了。

五、資本運作和輕騎系

  提起風云一時的德隆,大家肯定嘖嘖稱奇,其實張家嶺才是中國資本運作的先行者,97年前后,輕騎集團控股瓊海藥,改名輕騎海藥,至此輕騎旗下共三家上市公司,當時內部文件稱之為“資本運作”,當然那時還不時興叫做“輕騎系”,呵呵。

  新大洲是輕騎一手組建的,其最早的中高層全部是濟南派過去的,其總裁曾是張的秘書,在輕騎扶持下,新大洲日益壯大,輕騎在新大洲的話語權和影響力越來越弱,獨立傾向嚴重,逐漸和輕騎產生經濟矛盾,經常發生地盤之爭。由于輕騎雖是第一股東,但是對第二股東桂林洋農場優勢很小,所以97年有段時間,為了保住第一股東,輕騎花了很多錢去收購股票和拉攏其他小股東,但最終還是沒留住新大洲,失去了實際控制權,新大洲只是名義上是輕騎系一員。

  輕騎對海藥把控時間較短,隨著輕騎衰敗手中股權被拍賣,就此退出。

  輕騎的資本運作表面是轟轟烈烈,但是缺乏戰略眼光和經驗,缺少真正金融人才,沒有帶來任何收益,反而白白投入大量有效資金,偷雞不成蝕把米,呵呵

  張家嶺是一個企業家,不是一個資本玩家,也不是金融專家,這就注定他無法在資本市場長袖善舞

六、我所知道的情況:信用證詐騙罪(二)

  請大家注意新聞下面這段話的時間點:

  “19955月至19996月期間,中國輕騎集團有限公司先后在濟南、青島、上海等12家銀行騙開信用證294筆”

  這個時間點基本和我所提及的亞洲金融風暴對輕騎的影響,對應起來,因為危機所以收縮銀根(有興趣的同志可以去查查當時的宏觀政策),輕騎弄不到新的錢,舊的錢又還不上了,所以問題出來了,差不多10年過去了,估計當年的錢還是沒還上,所以必須要有人承擔責任。

  信用證涉案的好幾個人我都認識的,基本都是財務或者進出口公司的人,有些是負責簽字的高層,有些是負責執行的跑腿的人。其中的一位比我早一年進入輕騎,學生出身,他是負責準備材料辦理手續的,當時他工資很很高(進出口公司號稱當年輕騎的衙內親屬公司,非一般人能進去的,所以工資獎金在輕騎首屈一指,當然這位不是衙內是招進去專門干活的),天天陪銀行人員吃喝玩樂,讓我們當時十分羨慕,沒想到今天他的名字一天之內竟然全國都知道了

七、說說光速之類的公司

  光速的老總宿明新,我并不認識,不過他曾是輕騎叱咤一時的熱的燙手的風云人物,是輕騎某位財務頭腦的侄子,受命組建湛江輕騎,專門從事ckd散件的進出口,曾經做的規模很大,據說敢作敢為,為人十分高調,所以一度成為輕騎最炙手可熱的人,一時風光無限。張總的坐駕奔馳S600曾經出車禍維修時,輕騎大院里停了一輛湛江牌照的奔馳S600代用。后來由于某些政策的收緊,湛江輕騎業績一落千丈,宿回到總部任職研究院。

  輕騎集團旗下三產公司很多,包括前面在講和平路34號提到的那些門面房,一般都是某些部門或生產的小金庫,他們很多都是打著輕騎的旗號和品牌掙自己的錢,一旦債務纏身或虧損殆盡,債務包袱還是集團背,相關領導換個部門照樣拿錢。這些公司都是輕騎身上的吸血蟲。

  據我判斷,光速是一個打著輕騎旗號,自己生產(也可能是OEM)自己銷售的獨立公司

  光速公司我并不了解,請注意,看組建時間,那時張家嶺已經開始慢慢失去對輕騎的絕對權威,是不是為了留條后路不得而知

八、輕騎的品牌,輕騎的枝枝曼曼

  可以說輕騎的品牌,是在張家嶺帶領下,一點點做起來的,這一批最早的創業者基本就是我在輕騎前期見過的那些副總或者本部長(包括財務副總裁韓立彬),這批人我多少也接觸過,共同特點是為人低調,與98年后突擊提拔的一批浮夸的紅人不可同日而語的,這批人基本在98之后慢慢被閑置或者退休了

  輕騎的標志是98年左右更換的,舊標志是qingqi的拼音,新的標志是一個飛馳的車輪。

  90年代中期,是輕騎的黃金時代,輕騎一躍成為國內摩托車第一品牌,把建設、嘉陵、五羊拋在身后,“踏上輕騎,馬到成功”也是家喻戶曉,K90,小木蘭,瀟灑木蘭這是都是輕騎暢銷的產品

  輕騎鼎盛時期,各種子公司,孫子公司多如牛毛,除了濟南的企業,外地比較大,比如青島輕騎(即所謂青島工業園集資組建),日照輕騎,瓊海輕騎,乳山輕騎,貴陽輕騎,湖北輕騎,無錫輕騎,聊城輕騎,淄博輕騎等等,除了前四家(前三家分別是股份公司三大廠分配任務組建的瓊海輕騎據說是挺進海南為了牽制新大洲的,當然肯定沒達到效果),其他基本是收購的瀕臨破產的國企,都是資金投入的無底洞,為什么輕騎這么大的企業那么多年的家底,資金鏈那么容易斷裂?收購,新建這些都是資金黑洞

  張家嶺的故鄉贛榆也專門組建了輕騎,據說也能生產摩托車

  這些所謂輕騎都可以使用輕騎的品牌,各種各樣的摩托車、汽車、服裝、旅游等等,輕騎可以說成了一個五花八門的品牌

  最重要的很多公司給輕騎品牌造成負面的影響,甚至自己人打自己人,互相傾向,產能被放大,質量無從保證,絕大多數公司從收購或組建就是虧損的,唯一能掙錢的核心全資企業股份公司(合資企業輕騎鈴木的歷史,以后的章節我會提到)的資金被集團挪用給那些輕騎皇親國戚,元老大員的兒子公司,孫子公司輸血去了,為什么當年上市公司“濟南輕騎”突然爆出被挪用30多億的壞賬?

  蘋果壞了,是因為里面有蟲子

九、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說句實話,這一章節,是最難書寫的,所以題目修改了一下

  輕騎王朝,成也張家嶺,敗也張家嶺,當年與中國政要握手歡言,如今階下囚,當年輕騎獨領風騷,到如今支離破碎幾乎不復存在,人生十幾年如此巨大的反差,相信心中最苦悶的非張家嶺莫屬。從主觀意志說,張總肯定想輕騎百年老店,跨入世界500強(某個短暫時期的口號,很快就不準提及了),但是很多主觀錯誤和客觀環境,浪潮吞并了操盤手

  上面新聞中提到的很多人,大多都是輕騎當年的風云紅人。很多人說句實話我也不熟悉,只是作為旁觀者說說。

  97年是輕騎的一個很大分水嶺,也是輕騎鼎盛的強弩之末,很多隱患已經愈加明朗化,這一年輕騎開始,輕騎開始人事大調整,企業膨脹,人才需求很大,很多人獲得提升,成為諸侯,一些元老開始被邊緣化,一批聽話,喜歡說大話,沒有什么真才實學,搞運動搞典型的人被提拔起來,外行領導內行,年輕人得不到機會,

  當時比如說什么“一婆三媳”之類的,內部報紙天天吹捧,大會小會天天表揚,簡直烏煙瘴氣。當時,輕騎的風氣就是從上到下浮夸,講大話大躍進,比如某個小城市的銷售經理(出身工人),被樹為典型,一兩年之內,突然成為規模比較大的xx輕騎總經理,后來又成為幾個XX輕騎的總經理,提升速度讓人瞠目結舌。貪污受賄,侵吞資產,某些人的所作所為加速輕騎的衰敗,張也許是一個很好的廠長,一個很好的戰略家,但是他卻真的不擅長管理,或者管人,管幾個企業幾千人他是可以勝任的,但是上百企業幾萬人的確是勉為其難了

  內部管理的失控和任人唯親,我認為也是企業衰敗的主要原因之一

《無間道》一句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這句話雖然不能包含所有的事情和人,但是在此時此處卻顯得比較恰當

十、奔馳S600

  張家嶺的坐駕是一輛黑色的奔馳S600,牌照是那種合資企業的黑底白字牌,牌照號碼我忘記了,尾數好像是“68”,這輛車很寬很長,坐在后排一定非常舒服的。在我印象中,這輛奔馳永遠是一塵不染。

  這輛車的停車位是輕騎集團大樓門前左側,這是張總的專用車位,沒有其他的車子敢于占用這個車位。一旦這個車位空著,大院的人都知道張總出差或開會去了。這輛車子經常很晚才離開大院,車子發動起來停在大樓門口,便知道張總要回家了。

  張的司機是一個個子很高長的很帥的小伙子,很少說話,對任何人都微笑,很客氣,服裝永遠干凈筆挺,完全不象某些飛揚跋扈的領導司機,因工作認識他,以后每次見面他都點頭微笑打招呼。

  后來,這輛奔馳出了事故,張總的司機據說也更換了,后來這輛車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

十一、對輕騎的感情

  說起對輕騎的感情,這是我第一份工作,5年多的青春,付出很多,得到的金錢很少但是也學到不少有用的東西

  對輕騎的感情,另一方面是對輕騎同事的感情。

  濟南這個城市破舊不堪,城市里的路永遠是坑坑洼洼,市政規劃一塌糊涂,生活節奏緩慢,城市發展也很緩慢,天空總是灰蒙蒙的,但是濟南人淳樸好客,待人真誠

  在輕騎的幾年,我的領導和同事一直對我非常好,噓寒問暖,老是請我去他們家吃飯,還有老同事給我介紹對象(濟南說法),呵呵,可惜沒成功,否則我就是濟南的女婿了,

  回憶當年,我們一起去緯九路去回民小區吃羊肉串喝扎啤(黑趵和扎啤一直是我的最愛之一),一起去登泰山,那時的年輕歲月,雖然沒錢但是還算是快樂的

當年的同事如今還很多有在兵裝輕騎的,大家至今一直保持聯系的。

 

編輯:admin
分享到:
關鍵字:

  • 最新專題
  • 牛摩評測 原創匯總
  • 2018十大熱門跨騎車推薦
  • 豪爵國四智能電噴踏板
  • 直擊2018重慶摩展
  • 國IV臺州專訪
  • 義騎重機走西藏
  • 時速164 新感覺挑戰國產250中國速度
  • 新大洲本田CBF150R 青藏線上的服務站
  • 豪爵鈴木DL250自由之旅
  • 中國國際摩托車及零售件展覽會
500万网双色球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