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當前位置:牛摩網 > 摩托史話 > 人物傳奇 > 瀏覽文章

從修車匠到業界大佬,他是摩托車行業的代言人!

作者:華商韜略 時間:2017/2/15 10:58:25
2013年3月11日上午8點半,正在出席“兩會”的全國政協委員左宗申、高培芬、趙秀君,分別騎摩托、乘地鐵和開轎車從宣武門出發,比賽誰能率先到前門。

結果,比賽發起人、騎摩托車的左宗申贏了。

這是左宗申為摩托車行業正名的一個小動作,“限摩”令頻出的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讓更多人了解摩托車的正面價值。

摩托車修理匠

自2008年擔任全國政協委員開始,左宗申幾乎每年的提案,都與“禁、限摩”有關,他也因此成了摩托車行業最活躍、最忠實的代言人。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中國,摩托車曾是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那時,人們騎著摩托車呼嘯著穿街走巷,成為城市一景。

然而,隨著摩托車的廣泛應用,其負面影響也逐漸顯現出來,比如安全性低、容易擾亂交通秩序、尾氣污染較大等等。

為加強管理,1985年,北京發布“限摩令”,開啟了城市“禁、限摩”的序幕。此后,其他城市紛紛效仿,尤其是2000年之后,不斷出臺的“禁、限摩”文件,給摩托車產業的發展帶來很大影響。

目前,全國“禁、限摩”城市已經超過200個。相關資料顯示,國內摩托車銷量在2008年達到頂峰之后,整體呈逐年下滑趨勢,近兩年更是有人直呼中國摩托車產業即將消亡。

對于左宗申來說,沒什么比摩托車更讓他操心了。

左宗申1952年生于重慶,初中畢業后,像無數中國青年一樣到農村的廣闊天地接受勞動鍛煉,直至1975年4月返城,在重慶瓷廠當上了一名燒窯工。

20世紀80年代初,下海經商的熱潮席卷中國大地。左宗申也順勢而動,辭去“鐵飯碗”,邁出了從商生涯的第一步。

他先是到河北販賣武俠小說,沒掙幾個錢。聽人說水果、服裝生意好做,就跑到山東去實踐,還是運氣不佳,不是遇到壞天氣、水果爛在路上,就是被人騙光了回家的路費。

不斷受挫讓左宗申痛苦不堪。他后來回憶說:“三十而立,我還沒有一項安身立命的本事。本想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過一生,但沒想到后來卻和摩托車綁在了一起。”

讓他和摩托車綁到一起的,是他的妻子。不斷受挫后,左宗申消沉,妻子更著急,替他盤算出路。當時,左宗申的大舅哥在做摩托車維修的小生意,是個新潮安穩的事情。在妻子的再三勸說下,他去跟大舅哥學起了摩托車維修。

第一次獨立操作就遭遇尷尬。一個小伙子來修車,左宗申很容易地把車開了箱,然后卻再也裝不起來了。這件事激發了他的好勝心,他發誓一定要精通修車技術。

在大舅哥那里干了一段之后,左宗申決定自己干。

1982年,妻子把娘家在巴南區王家壩一間臨街的住房騰出來,又用牛毛氈在外面搭起一個擋風遮雨的小棚子,再投入5000元,左宗申摩托車維修鋪就正式開張了。

在這間簡陋的鋪子里,左宗申每天把顧客送來的摩托車裝了拆、拆了裝,不修好就不吃不睡。“臉兒是花的,手都沒有洗干凈過”,心卻是甜的。

日積月累10年,左宗申完成了資本原始積累,還練了一手摩托車維修的高超技藝,從發動機的轟鳴聲就能判斷這輛車有沒有故障、問題出在哪里。摩托車的性能、結構甚至每個零部件的裝配要求都被他熟記在心。

這段經歷也讓他在后來,成為重慶摩托車企業老板中唯一懂技術的人。

左宗申成為摩托車企業老板的關鍵事件,發生在1990年的一次偶然里。

他幫朋友到重慶摩托廠買一輛三輪摩托車,發現工廠生意非常好,產品供不應求,周圍旅館都住滿了等著提車的人。

好奇心驅使左宗申和人打聽其中的原由,并知道了發動機貨源緊俏導致摩托車產品緊缺的信息。這讓頗有生意頭腦的他一下想到:自己對摩托車發動機熟門熟路,組裝去賣豈不是可以賺錢?

他立刻去找這家工廠的廠長,介紹自己并說明想法,廠長正苦于發動機供不應求,倆人一拍即合,當即達成協議:他給工廠組裝10臺發動機,權益是可優先購買10輛三輪摩托車。

完成約定后,左宗申轉賣這批三輪摩托獲得一筆可觀的收入。

沒過多久,那位廠長又來問左宗申,還能不能再提供發動機。左宗申直覺,這可能會是一門大生意,于是先從內心重視,然后擺開架勢,要主動往大去做了。

他首先開始了十分原始的“市場調研”,摸清摩托車發動機的市場供需。期間,他找來一臺建設廠的雅馬哈兩沖程發動機,用一個帆布包背著北上南下,跑遍了全國59個發動機生產廠,最終得到一個確切的信息:摩托車發動機在全國范圍內都供不應求。

兩個月時間里,他一一拜訪了幾十家企業。為了省錢,外出都是坐火車,沒有坐票就只能站著,最慘的一次“整整站了三天三夜,腳都站腫了”。

心里有底之后,左宗申開始了他的大生意:1992年,他用自己攢下的20萬元,又籌借30萬元,注冊成立了重慶宗申摩托車科技開發有限公司。

修理匠“左師傅”就這樣邁進了摩托車工業的大門。那一年,他已是40歲的人。

十年激蕩

20世紀90年代,中國摩托車行業駛入發展的快車道,逐漸形成重慶、江浙、廣東三大板塊。

宗申摩托所在的重慶,依托歷史形成的雄厚工業基礎,尤其嘉陵、建設兩大國有摩托車企業的帶動效應,迅速成為全國摩托車重鎮,一批民營摩企也借勢崛起。

發動機帶動重慶民營摩企高速增長,尤其是1994、1995兩年,中國摩托車發動機市場形勢一片大好,幾乎所有生產商都賺了錢。宗申、力帆、隆鑫等企業,成為從發動機起家的重慶摩托車行業新生力量的代表。

兩三年間,重慶民營摩托企業走南闖北,所到之處無往不利,一度占據全國零配件市場80%的份額。趕上好時機又善于把握機會的宗申奇跡般崛起。成立僅三年,宗申就入選“中國500家最大私營企業”,位列第23位;1995年底,其摩托車發動機年產量已達15萬臺。

談及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左宗申認為自己的成功在于掌握了當時中國摩企成長的關鍵性密碼。

這個密碼是什么,左宗申沒有明確說過。根據分析,宗申科技能有如此發展,主要得益于左宗申本人不是“省油的燈”:

他經歷豐富,上過山下過鄉、做過小買賣,練就了“有準備的頭腦”,能夠抓住機會;

難能可貴的是,有了方向之后,他并沒有立刻一個猛子扎進去,而是進行了非常扎實的市場調研和分析,在此基礎上進行更大的投入,草根起家的創業者甚少能夠做到這點;多年修車經驗積累的技術基礎讓他在開疆拓土過程中如虎添翼;與一般民營企業老板不同的是,他愿意在企業管理上下功夫,學習別國企業的先進管理辦法,奉行精細管理。

1995年后,賣方市場轉向買方市場,價格戰讓企業競爭加劇,受體制束縛的國有企業比重逐步縮小。不想止步于產業某一鏈條、只做摩托車發動機冠軍,左宗申打起生產整車的主意。

1997年,重慶成為直轄市,民營經濟獲得空前的成長空間。1998年,宗申集團掛牌成立,宗申摩托在經過幾年努力后也終于獲得整車制造許可,進入國家目錄。

為成功研制生產出整車,那時,左宗申經常起早貪黑地工作,有著用不完的熱情,妻子一度變成了他的專職司機……

左宗申認為,摩企要獲得快速發展,選對市場并配上正確的產品至關重要。“歷來只有背時的人,沒有背時的貨”。

他分析,城市市場由于消費層次提高和環保、交通的限制潛力有限,而農村市場則大有可為。農民們把摩托車當作生產資料看待,不僅代步,而且還用于一些短途的小規模銷售。

據此,宗申在全國開設了3000個銷售點,絕大多數都在城鎮和農村市場。

同時,公司還大力開拓國外市場,南美、中東、印度、孟加拉等對摩托車存在廣泛需求的地方都是宗申的目標。宗申發動機也往越南、巴拉圭、埃及、伊朗等國進行直銷。

左宗申認為,讓產品在國際舞臺上接受國際市場的檢驗,對公司要求更高、壓力更大,但這將促使公司在整體能力上更上一個新的臺階,反過來又促使公司在國內市場占據更有利的地位。

國內國際市場共同作用,宗申集團在規模、技術、產品等各個方面都有了長足發展。2001年,主營發動機的宗申動力在深交所借殼上市。

十年激蕩,一個普通民營企業搭乘時代大帆船成功走上了公司治理的現代化之路。

生死劫,擴張痛

對于某些行業而言,從小做到大容易,從大做到強卻殊為不易,摩托車便是其中之一。

重慶摩企一直走的是低端產品路線,摩托質量、價格都不高,主要占據農村市場。

經過一段高速發展后,重慶摩托業在日趨飽和的市場中突然迎來了生死考驗:2001年起,在廣東和浙江摩企的擠壓之下重慶“摩幫”不得不依賴價格戰艱難求存。

與此同時,受“禁、限摩”運動、汽車工業崛起和國家政令變化等影響,重慶摩幫生存環境進一步惡化,本可聊做依賴的海外市場也因關稅和匯率問題等逐年慘淡。

很多摩企在此過程中倒下,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資料顯示,全國155家摩企到2005年,僅93家還在生產。

宗申裹挾其中,難以幸免,一度徘徊在生死邊緣。那時,左宗申總是一個人坐在辦公室發呆,一根接一根地抽煙。

他深刻地意識到,摩企要想生存,必須要拓寬產業鏈,同時大膽引進國外先進的制造技術,提升品牌競爭力。

當時他有兩類選擇,一類是向縱深發展,由“重慶制造”向“重慶創造”轉型,注重自主研發、技術升級和品牌塑造,破解同質化困局,以質量、品牌制勝。

另一個方向是戰略調整,不在“摩托車”一棵樹上吊死,把汽車工業看作摩托車的延伸,作為新的利潤增長點。

為保無虞,宗申選擇二者齊頭并進,一系列改變摩托車產業格局的舉措在集團迅速推進。

縱深方向上,宗申選擇從燃油產品向清潔能源、電動產品升級換代,做綠色動力系統的供應商,摩托車也要發展燃料電池、鋰電池來替代燃油。

戰略調整方面,2004年,宗申先后與世界頂尖摩托車制造商意大利比亞喬、美國哈雷和法國麥卡姆簽訂品牌引進、技術合作等協議;同時重組安徽通寶汽車制造有限公司,準備進入微型、小型汽車制造領域。

改革初現成效。2005年,第一臺宗申制造的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熱動力產品比亞喬發動機面世,宗申摩托由此踏上國際化、品牌化之路。

同年,宗申特種鋁合金鑄造工廠、宗申沖焊工廠、宗申宏立坐墊制造有限公司先后建成投產,宗申派姆新動力有限公司成立,并在加拿大上市,產業鏈橫向延伸至燃料、電池、新能源等多個領域。

曙光初現,宗申卻又在猝不及防間撞上新的生死線。2008年11月,亞洲金融危機來襲,宗申的訂單驟減60%。訂單減少,生產線閑置,不良氣氛開始在集團內蔓延。

“很害怕,但也只能沉著冷靜應對。”左宗申通過盈虧報告發現,即使其后每個月都如11月這般糟糕,公司也能挺過一年的時候,信心由此得到提振。

艱難時期,左宗申思考了很多戰略和方向上的問題,他稱“金融危機是市場給的思考機會”,期間,他選擇全面收縮戰線,在集團全面變革、降本增效,砍掉枝椏太過蔓延的業務線,把主攻方向回歸摩托車產業。

因為這一戰略抉擇,宗申集團得以順利渡過難關,但是左宗申的汽車夢卻不盡如人意。危機期間,人民幣升值、原材料漲價,加之行業競爭過于激烈,生產微車的利潤還不及新型摩托車。在制造了2萬輛微車以后,宗申便宣布退出。

從地到天

金融危機過后,“禁、限摩”卻依舊步步緊逼,苦求進入汽車行業而不得其門的左宗申決定尋找新的突破口。經過深思熟慮,他找到了通用航空領域。

2012年,60歲的左宗申提出二次創業的口號,明確公司要聚焦以10-20年為跨度發生產業波動、以50-100年為周期發生產業變革的長周期產業,并對外宣布要進軍通用航空領域。

從摩托到飛機,一個資源與政策上都不占優勢的外行民營企業,勝算有多大?很多人覺得左宗申異想天開。

左宗申卻對質疑頗為不屑,他稱對于進入通用航空領域集團內部已經論證了一年有余,沒有人能給出充分的理由讓他止步。

為避免走摩托車產業的老路,左宗申選擇從整個產業鏈著手,依托動力制造和資源優勢,與政府及合作伙伴形成產業聯盟和利益共同體,自己做產業鏈、生態鏈中的核心系統集成商。

“美國有2萬多個機場、20多萬架飛行器,中國幾百個機場,飛行器才一千多架。中國人下一個消費增長點就是飛機。”

在宗申的全產業鏈規劃里不僅有制造飛機,還包括機場建設、運營、飛行培訓、金融租賃、旅游等等。

為此,左宗申早有動作。2011年,宗申就已買斷美國通用飛機制造商溫德克公司包括專利、生產模具等全部知識產權,甚至將其核心業務骨干簽約移師中國。

2012年,宗申通過戰略合作初步實現構想,在兩江新區成立重慶西南飛機制造有限公司。

通用航空發展受低空空域開放程度和空域規劃嚴格限制,資源大多掌握在政府與軍方手中。左宗申希望通過資本運作來實現與政府和軍方的對接,與地方政府的業績緊密捆綁。

“政府投資也要政績,他們需要我的制造業經驗和資源。宗申有能力直接承接生產航空的零部件、動力系統。”

在他看來,更重要的是民營企業機制靈活,決策過程相對簡單,能夠滿足飛機制造需要的長短線配合發展。飛機制造是長線,航空地產、服務等是短線,只有短線彌補長線才能賺錢。

對于為何進軍競爭激烈的通用航領域而非民航,左宗申認為,民航投入較大,而通用航空更能體現協同效應。

“培訓一個飛行員需要80萬元。而拿地建機場,很多地方政府都不要錢。像九寨溝、阿壩州等旅游勝地,如果能用通用航空航線來彌補交通的不足,帶動旅游產業發展,企業和政府雙贏。”

2015年,宗申收購了北美最大的水上飛機公司,跟中民通航開展系列合作,在三千米以下的低空領域內布局了直升機,為構建覆蓋水上飛機、陸上飛機,飛機制造、飛機租賃,包括運營管控、機場網絡建設在內的全產業鏈做準備。

發動機到整車,從汽車到航空,左宗申不斷提出新的目標、迎接重重挑戰。出于宏大的目標,左宗申總是“困難相伴”,但在外界看來,宗申集團始終以平穩的勢頭發展,綜合實力不斷提升。截止2016年,公司的年收入已經超過150億,總資產接近200億。

接班難題

65歲的左宗申在這些年的起起落落中,依然保持著鮮明的個性。2016年“兩會”提案中,他仍然直言“禁、限摩”的種種弊端,并給出可行性建議。

每個階段,左宗申都有明確的目標和方向,但在接班問題上,他卻曾頗受困擾。

早在2007年,女兒大學剛畢業時,他就百般勸說,讓女兒進入了企業,準備用三年時間培養她成為接班人。

然而,17歲便就被送到巴黎學法語、19歲到美國讀高中和大學的女兒左穎,有著與父親截然不同的生活與價值觀念,她喜歡追求自由,不愿投身辛苦的制造業,想和老公“一邊炒股一邊周游世界”。

盡管加入家族企業十年,經過了多個關鍵崗位的歷練,女兒最終能否接班仍在觀望中。

而左宗申的兒子也無意接班,夢想成為演員。老來得子的左宗申很是疼愛兒子,表示愿意尊重他的想法,并為其夢想創造條件。

“富二代”不愿接班是當下中國家族企業普遍面對的難題。在經過幾年與女兒的拉鋸戰后,左宗申不得不轉變思路,他把公司全面地改造成股份制,期待通過“所有權家族化,經營權社會化”的“混改”來實現公司的永續經營。

左宗申說,企業混改以后,可以緩解“接班”問題,因為管理層變成了股東,可以管理企業。

“將來我年齡大了,干不動了,他們就接上來,這些人都是和我一起奮斗了二三十年的人,把公司交給他們也放心”。左宗申說。
編輯:Tracy
分享到:
關鍵字:左宗申分會 理事長

相關閱讀

  • 摩幫20年 尹所長造摩托

    摩幫20年 尹所長造摩托

    2012-07-13 433 

      1992年尹明善等9人以20萬元創業起家,組建了“重慶市轟達車輛配件研究所”。 知過往曉去向:歷史不僅記錄過去,同樣聯系當下,并關照未來。源于碼頭的渝商并未簡單地“跑碼頭”,這一群...[詳細]

  • 左宗申:沒有夕陽的產業 只有夕陽的產品

    左宗申:沒有夕陽的產業 只有夕陽的產品

    2013-03-04 168 

    宗申產業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左宗申     據經濟之聲報道,今天下午13時,全國政協委員、宗申產業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左宗申做客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經濟之聲兩會特別訪談《企業家說》,左宗申委員圍繞今年其所帶來的...[詳細]

  • 左宗申對我國摩托車行業發展的三點建議

    左宗申對我國摩托車行業發展的三點建議

    2013-04-04 941 

        重慶宗申產業集團董事長左宗申對我國摩托車行業發展的三點建議     建議一:轉變政府部門管理方式勇于承擔政府管理責任     中國摩托車行業經過30多年的發展,從1980年的4.9萬輛發展到現在年產近3000萬...[詳細]

  • 左宗申:摩托車已不屬于奢侈品 建議取消消費稅

    左宗申:摩托車已不屬于奢侈品 建議取消消費稅

    2017-03-09 14582 

    每年參加全國“兩會”,全國政協委員、重慶宗申產業集團董事長左宗申都會提交關于摩托車的提案,今年再次參加全國政協會議,左宗申再次提及摩托車的問題,他認為摩托車已經不屬于奢侈品,建議取消250及以上排...[詳細]

  • 宗申RX3 1500公里親身經歷

    宗申RX3 1500公里親身經歷

    2014-06-19 6045 

        本來去買gw250,到現場就買了小三。端午節大雨跑京石90邁,上方山40邁表現很好,彎道表現好,提速慢,扭力大。今天下午從西直門跑了去四海,在京承高速上106邁時突然有頓挫感,儀表盤發動機紅色燈亮,也就兩秒鐘的時間...[詳細]

  • 左宗申:摩托車的生命力是永遠存在的

    左宗申:摩托車的生命力是永遠存在的

    2013-05-27 821 

        左宗申,60歲,重慶宗申產業集團董事長兼總裁。上世紀90年代初,他還是重慶巴南區王家壩的一名摩托車修理工。機遇似乎來自偶然。一個朋友委托他到一家校辦摩企幫忙買一輛三輪摩托車,他去后發現供不應求。他問廠長...[詳細]


欄目熱門文章

本日 本周 本月

  • 最新專題
  • 直擊2018重慶摩展
  • 國IV臺州專訪
  • 義騎重機走西藏
  • 時速164 新感覺挑戰國產250中國速度
  • 新大洲本田CBF150R 青藏線上的服務站
  • 豪爵鈴木DL250自由之旅
  • 中國國際摩托車及零售件展覽會
  • 從心而樂,人民公社
  • 第123屆廣交會
  • 隆鑫海外篇之老撾
500万网双色球预测